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那些看似荒谬的微小梦想  

2010-12-26 05:15:48|  分类: 观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期末,焦头烂额。
可还是想说说《卑鄙的我》。看完后一直想说的,因为各种原因堆到了现在。
给了五星。
群说《天使爱美丽》是她最喜欢的电影,直到现在都没有之一。
当时就觉得,好棒啊,没有之一。
我也想有一部最喜欢的电影,没有之一的说。
可是每次想挑出一部来赐予这个光荣而伟大的名号,脑海里都有一大堆的名字扑闪着翅膀飞来飞去。漫天的羽毛搞得大脑一团糟,却始终没有一部能够脱颖而出。于是这堆名字边叽叽喳喳地叫着边不清不愿地消失,漫天的羽毛里只剩下一行大字: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稍微有点儿优势的就是《燕尾蝶》吧——像车祸后的安全气囊,在第一时间“砰”地一声弹开,鼓鼓囊囊占了好大的空。然而只需几秒,气囊就开始漏气,一只小小鸟蹦出来,毫无优势地,加入一大群鸟吵吵嚷嚷的纷争中去。
(貌似又离题千里了。唔,你们发现了么,每次我要讲一件事的时候,都要绕一大圈,去交代一个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交代的所谓“背景”……)
那是我在看了开头不久的时候,就已经预感到会毫不犹豫给五星的电影。事实也确实如此。
(好吧,终于快扯回来了,稍等,两句话- -)
而《卑鄙的我》,说来我看得好不专心啊,在看的过程中就开始纠结应该打几颗星了……
最后还是给了五星。
其实挺像一套房子,你甚至不用看就知道厨房在哪儿,楼梯在哪儿,该是卧室的地方没有变成厕所,该是橱柜的地方也没有变成冰箱——它是如此中规中矩,你对所有大致的布局结构都了然于心,所以并不能像住进米拉之家般受到巨大的艺术震撼,然而对你来说,它达到了温暖舒适的标准,至少不会断水断电断煤气,这就够了,足够让你给它打四星了。
至于第五颗星,是给那些边边角角或贴心或有趣的小细节的。比如黄色小人斜睨时犀利的眼神,比如小女孩儿的那句“it's so fluffy I'm gonna die”,比如格鲁自己做的那本故事书里颇具自嘲精神的独角兽。诸如此类,累积起来。
但是关于这部电影,最想说的,其实是梦想。
那些看似荒谬的微小梦想。

一:荒谬的梦想,与并不荒谬的结局
格鲁是个挺典型的反派吧,从小缺爱,于是不懂得爱人,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成为最伟大的神偷,野心勃勃地计划着把月亮偷入囊中。
但是真的是为了成为最伟大的神偷才打算偷月亮吗。
不是吧。
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登月的梦想了吧。
最初的起源是在电视上看到人类登月的新闻,你头上套着纸箱,眼睛张得老大——纸箱上有你涂抹上的歪七斜八的线条,那是你拙劣至极的登月头盔的仿制品。
“看,妈妈,我画了一张我登月成功的画~”
“看,妈妈,我用香蕉做了一个登月飞船模型~”
“看,妈妈,我制造了一架真正的飞船~”
你一天天长大,却始终戴着那个拙劣的仿制头盔。
你的实验品越来越像那么回事儿,老妈的反应却始终是:嗯。
你的眼神明亮了又黯淡。
可是黯淡了又再次明亮。
初看时,注意到的是你一次又一次面对老妈的冷淡反应时收获的落寞。
再回想,不能不注意到的却是,每一次扯开帷幕展示你的作品,你都兴致勃勃。
我想,那个登月的梦想是一直在你心上,跟着你一起长大的吧——就像你的尖鼻子,哈~
而你,拼死拼活赶草图的你,死乞白赖要贷款的你,绞尽脑汁偷机器的你,其实一直是当年电视机前的那个小男孩儿,从未长大。
酷得要了命的老妈,大概认为你的登月梦想是荒谬的吧。
然而谁说荒谬的梦想没有办法成长呢。
你乘坐着修修补补破烂不堪的飞船飞向太空,这一刻距离你初见人类登月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
You made it,however.

二、微小的梦想,与并不微小的幸福感
成为世人皆知名垂青史偷得月球的史上最伟大神偷。
和。
成为默默无闻规规矩矩领着仨闺女过日子的好爸爸。
哪个更具有幸福感?
Who knows.
印象深刻的是格鲁带着仨女孩儿游乐场归来,原本无精打采敷衍了事的大坏蛋竟然兴高采烈地大笑着进门,棉花糖啊玩具啊抱了满怀不说,还被涂了个大花脸,笑起来的时候两颗画上去的大门牙熠熠生辉,像极了鼹鼠。
下一秒就是“神偷”与“奶爸”两者的激烈碰撞。恭候多时的博士面无表情,提醒鼹鼠坏蛋:别忘了你是谁。别忘了我们的偷月计划。
鼹鼠坏蛋的笑容逐渐收敛,答应博士重新集中精力到偷月亮这件事上来,面无表情地送走三个小鬼。
……
最终却还是为了孩子放弃了月亮。
美国电影的老套路。人心都是肉长的。
不经意间,口齿不清的小姑娘、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敏感懂事的小姑娘,就融化了坏蛋坚硬冰冷的心。
着急忙慌地开着飞船落地,把电线杆什么得撞得七零八落,因为答应去看三个粉红小姑娘的芭蕾舞表演。
为了小鬼放弃名利,值得吗?
是无法比较也无需比较的幸福感。


好莱坞电影的动人之处就在于此。
主人公的选择,总是那些用世俗价值衡量显得荒谬微小的。
却恰恰是我们想选又不敢选的。
那些荒谬的,微小的,不值得的,对于我们来说,也许珍贵,隆重,值得。
只是现实给勇气套上枷锁,只能想,不能做。只能隔着玻璃罩看,不能摸。怕一时冲动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带来难以收拾的结果。
人毕竟不能无所顾虑地活着。
好在还有电影,能一解我们在现实中无法满足的饥渴。

那些看似荒谬的微小梦想。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