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前方总有万马奔腾  

2011-11-19 23:5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图分给XY了,不知里面的格局变成了什么样。
新新图刚开的时候兴致勃勃地去参观,看着各种设备嘴上赞叹,心里却总觉得整体风格笨重压抑了些,像政府办公大楼,不像图书馆。理想中的图书馆仍是新图那种,简单的硬靠背椅,刷透明油漆看得见纹理的普通木头桌,土气却朴实,简陋却通透,像穷人家的聪明姑娘,衣衫褴褛而心思澄明——也许是先入为主,抑或是我念旧?
可是再念旧,也得与时俱进。
而且,好像,我也没有什么念旧的理由:这三年里去新图大多是期末的时候赶论文背讲义。为了占座难得的早起,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奔过去,第一次时被蜿蜒曲折的长队吓到,再然后就长了记性,也有排在第一第二的时候。新图的入口小得可怜,两台刷卡机又迟钝得要命,于是每次开门的阿姨都会站在刷卡机和门之间的天然缺口处,检查“第三条道路”上的证件们。无数的脚步踏在水泥地上,三步两步地蹬上楼梯,于杂乱中形成若干股嗡嗡的共鸣,再过一会儿就响起椅子的铁腿跟地面摩擦的声音,这个时候整个新图似乎都在微弱而持续地颤动。
那时候最恨新图的小,每隔几张桌子才有一个承重墙底端可以插电(要是让我赶上某年的小作文,凑够字数大概很容易),想要在开馆2个小时后找到一个空座位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养成了面对有书无人的情况一把推开书本直接坐下的霸道习惯,幸运的是每次这样做以后也并没有人来理直气壮地把我赶走。
后来新新图正式开馆,新图分给XY,估计跟画室一样只准XY的人进,就再也没有去探查过。
我到现在都不太喜欢新新图的风格,但每次进馆总是不由自主地欢喜起来——因为真大,像玻璃缸里的金鱼到了大海,可以变着法儿地游花式撒欢儿。就凭这“大”,新图就被新新图比成了糟糠。下课后也有了去图书馆呆一会儿的愿望,虽然那愿望就像下班后去咖啡厅坐坐般慵懒世俗不纯洁,可还是觉得真好啊,总是有空座的图书馆,不用占座的图书馆。躺倒在黑色的沙发上,想起以前新图门口那蜿蜒曲折的队伍,恍惚遗憾:就这么成为历史了啊。
现在我开始早起,因为每天都想坐在同一个位置上而且坐下就不想再动。每天开馆前半小时左右去等开门,才发现门廊里总是有一堆人边早读边等开门,而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后面也会有长长的队伍,除了不蜿蜒,与当初新图门口的景象并无二致。开门之后大家就不约而同地跑起来——现在的地方更宽敞所以跑起来更无阻更壮观,一排六七个刷卡机,急速的人流在这里分散而又汇合,再分散到不同的阅览室不同的桌前,像同时间二号线上赶地铁的人一样拥挤和匆忙。有一次看到图书馆的老师站在总台后面的椅子上照相,闪光灯对着大门一闪一闪——我想那照片上一定毫无美感地密集分布着黑乎乎的人头——老师的脸上是挺狗仔的笑容。
其实跑起来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好笑,我这是在逃难还是在抢银行还是在参加奥运会呢,跑个什么劲儿啊。可是想赶上第一班电梯,想坐在那个很多人都喜欢的僻静角落,也就只有跑才行:已经好几次,书都还没全部拿出来,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看我,转身坐到别张桌子上去。跟室友交流的时候想到那个小学生笔误的笑话,于是每天早上都会一边跑一边嘲笑自己:always,every day,again and again,同学们像脱缰地野狗一样冲了出去……
话说回来,这些脱缰野狗们一样的同学,也有一批之前是属于新图门口蛇形队伍的吧——虽然蛇形队伍里的马拉松选手们,大概轮换了一拨又一拨,不少已经毕业了。
某天晚上在求是,已经过了12点,前排的女生问旁边男生一道数学题,男生说:对不起,我是大一的,这个还没学。当时就天怒人怨,心想你一大一的屁孩子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啊。
可是想想,如果他以后能几年如今日,到了他大四的时候,也许就不会跟现在的我一样坐在那儿了,也许有了更多的选择。
前方总有万马奔腾。黑压压的一片。跑起来滑稽可笑但惊天动地。
这话其实有点儿宿命论的意思,因为这意味着你有可能永远没法到达8848米俯瞰世界无人能敌的高度,无论是由于天赋还是努力,总会有人跑在你的前面,何况8848米之上还有浩瀚无垠的宇宙。
可是如果已经意识到了坦途的狭窄,却还优哉游哉地在岔路上走着,即使自己心里不承认,也是更可悲的吧。


P.S.
就在我写这文章的当儿,斜对面的姑娘一直在和男性朋友讨论恋爱的问题,讲到自己妹妹男朋友是双子座,把双子座批得一无是处,比如花心比如冲动比如不成熟比如没脑子,大概说着说着想到了寝室里还有俩双子女醒着,强调了一下主要是男生,女生还好。
而我在帘子里,冷笑,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不想跑,我一点儿都不想跑。
可是就算是爬,也要爬下去。
就算是蜗牛的速度,也要接着爬。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