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送你一尾鱼  

2013-11-11 11:57:16|  分类: 无目的美好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鳅比黄鳝活跃,经常上窜下跳,其好动的习性可防止黄鳝因密度过大所引起的相互缠绕,从而保持黄鳝体表正常的粘液,减少鳝病的发生;而且泥鳅的上下波动,增加了水中的溶氧,给黄鳝创造了良好的生活环境。

——靖江农业信息网

 

1LL

LL要上非诚勿扰了。

她在本科快毕业的时候开始兼职做些走秀活动,到今天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并且实现经济独立。

今年8月见面,对着俨然成为白富美的她,我只有啧啧艳羡的份儿:真好,光凭长相就可以挣钱了。

我向来对美女怀有天然的敌视与疏离,每次都以一派“非我族类”的态度远远躲开,唯恐避之不及。可是在LL面前,那些小心思总是乖乖地躲在潘多拉魔盒中,从来不会出来作祟。

不仅是因为我们的友情久远深厚,更因为她的熨帖。

事实上我们的友情之所以会久远深厚,也完全是因为她的熨帖。(谁要跟美女做朋友啊人家才不是甘当绿叶的性格呢掀桌!!!!)

LL是有着作为美女的自觉的,比如,即使是跟我见面,她也会穿上高跟鞋贴着假睫毛,以一种容光焕发的大明星的姿态出现。相形之下,我等土肥圆愈发显得面目可憎起来。可是还没等我生气,她就会咧着嘴哈哈傻笑着,扑上来极亲昵地跟我说“你不知道我最近有多惨”,巴拉巴拉诸如此类。

我真的一点儿都没夸张,她就是会咧着嘴,扑上来,在家里四仰八叉地坐着,给你看她的口水,肆无忌惮地开猥琐的玩笑。她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在她那日益高贵冷艳的外表下,仍埋藏着初识时蠢傻呆萌的心。

有时候我也会怀疑,也许这不是LL的性格,而是她在我面前的面具吧。可是即使是面具,为了朋友自毁到连女流氓都无法直视的程度,让人无法不接受她的真心。

自高中毕业我们分别,五年了,从来都是她主动打电话给我。


2)9哥

今年中秋,9哥撺掇我跟她一起爬了灵山。(这是我的第一次户外经历,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9哥是个逛街超过一个小时都会累得不行的死瘦子,所以我本来以为,她是要被我背到灵山顶峰去的。没想到的是9哥一直默默地冲在前面,还时不时地停下来问我累不累,要帮我背帐篷。
她不是体力好,只是比一般的女瘦子更坚持,宁愿坐下来歇一歇,也不会轻易跟别人伸手。
晚上在山顶扎营,喜欢户外的人都爱聊爱闹,大半夜的山风刺骨却没人回帐篷,全都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吃泡面。我抖抖索索地站在一边,人际交往障碍再次发作,表情木讷姿势僵硬,不说话也不吃东西。9哥上前一步,很自然地就坐在了面锅旁,回头拉我一把:坐下吃面啊。

前几周作业扎堆而至,我又开启了独自吃饭早出晚归的模式,形单影只地晃荡在教室和食堂里。
渐渐地室友们也都习惯,吃饭时不再邀着我一起,也没有指责我不合群。
某晚下课,9哥搂着我的肩说:老妹儿,还不跟我们一起吃?
她是怕我不好好吃饭。

3)生活沉默如水
作业的高峰期过去后我开始早睡,每天十点钟刚过就爬到床上,塞着耳机。
因为可以名正言顺地不说话,不聊天,不搭腔。
并不是像以往那样抗拒或者鄙夷什么,只是觉得语言在建构生活的同时,也将生活变得支离破碎且面目模糊(明明是因为你已经懒到不愿意动嘴了吧,猪= =)。从平日的情感到远方的偶像,语言围绕着各种各样的话题绵绵不绝地展开,却全都不是生活本身。
我不向往那种波澜壮阔意义丰富的人生,可是也无法接受目前细节琐碎柴米油盐的状态。曾经发愿说自己的人生只要有意思就够了,然而在忙于追赶时间的匆匆行程中,连意思都失去了。
于是愈发沉默起来。跟室友,跟朋友,甚至跟父母,都变得相对无言。
可是生活的常态又是什么呢?也许生活的常态就是琐碎与无聊吧。人是社会性动物,就像马克思他老人家所言。所以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病态(同样病态的还有单身这件事)。
对世界仍然保持着好奇,对人类却缺乏应有的关心。我泼出名为语言的洗澡水,却连正常的、有温度的社会交往也一并泼掉了。

最早看到黄鳝与泥鳅的故事,是在读者上,好多年前了,久远到我都忘了这个故事。
所以我跟恶魔说身边没有什么同类的时候,内心是委屈不快的。
然后有一天,突然想起这个故事,发觉自己是一条冷漠惫懒的黄鳝。不善交流,痛恨运动,总是静静地沉在水底,透过冰冷水面注视扭曲的世界——跟同类一起,说不定会互相缠绕着缺氧而死。
可是幸好,身边有若干条活泼灵动的泥鳅,游来游去搅动池水,让我辈黄鳝,虽然懊恼万分不情不愿,也不得不动一动,与滚滚红尘发生一些真实的联系。

周六中午一个人在寝室看书,中途困了便就势趴在桌子上睡起来,后腰露出来一大片,也懒得把衣服好好扯一扯。
朦胧中听见9哥回来,然后9哥走近,给我腰上盖了一条毛毯。
三毛曾写“送你一匹马”,她说每想起任何一匹马,一匹飞跃的马,那份激越的狂喜,是没有另一种情怀可以取代的。
我波澜不惊的生活,没有轰轰烈烈,没有马的意象,可是我依然感激,老天送了我几尾鱼。


P.S.
真的有人送了我一尾鱼,虽然我没有把他们写在这篇文章里(他们更像马)。
鱼也好,马也罢,我依然在你们的陪伴下,学着柔软与爱。
谢谢。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