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认知的坐标系  

2013-02-05 18: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挺早的事儿了,考完几天后,陈老师发了2条微博,原文如下:

考研生进入了误区?除了书上的内容外,就不知其它;书上的也仅限于背教材和粗略的考研辅导材料。绝大多数考生没听说过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没看过伦敦奥运开幕式?就把背熟的公关、宣传学创始人套用,如多考生答:发明了宣传技巧-平民百姓法/乐队花车法/洗牌作弊法/光辉泛化法

套话用于考研:张季鸾名词解释,答1:历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有著作留世,对时政有深刻见解(同样用于回答Tim Berners-Lee、Kevin Kelly);答2:他认为应结合中国国情,发展中国特色新闻学;答3:拥有重要成果,著有优秀作品,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答4:一生献给了新闻传播学,对新闻学作出重要贡献

转发的人并不多,但是转发理由里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不齿考生素质之类的内容。
当天晚上心情DOWN到了极点。
后来跟好几个朋友吃饭,我都像祥林嫂般,恨不能以头抢地却仍然捶胸顿足地说:我看了伦敦奥运开幕式,我觉得今年英国会出个热点,我甚至还记得这个人出场的场景,可我为什么偏偏没有记住他的名字呢?
大数据、微博舆论场、环境群体性事件,甚至“公共领域可能会出名解”都想到了,对伦敦奥运的关注,全部放在了新老媒体的竞合上。心里面全是懊悔和不甘,觉得自己的小聪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但除了懊悔和不甘,还有别的。当时特别想转发说:因为一直以来的教育背景,让我们习惯了只抓教辅不及其余的应试方式;因为一直以来的话语环境,让我们养成了官话套话脱口成章的不良习气。面对不会的题目,我们甚至没有留白的坦诚与勇气。我们一厢情愿地写满哪怕明知会让老师哭笑不得的话,以期获得一些“同情分”。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能力或者有机会在大学后养成“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是的,今天的我是我个人选择的结果,外因并不能作为借口然而,请别抹杀我们选择的范围和背景。
当然没有转发,有强词夺理之嫌,我又一向懦弱怕事。
小婷安慰我,陈老师认为自己所擅长和熟知的就是常识,本身就不公平。恶魔则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盲区,并且这盲区对别人来说稀松平常是常有的事。小晨晨说,一直以为大牛们过目不忘,后来发现他们也记不住,只是笔记做得好而已。
其实我就是想吐槽说那些振振有词扼腕叹息的人不要装腔作势上纲上线了,不知道“蒂姆·伯纳斯·李”只能说明我不知道“蒂姆·伯纳斯·李”而已,连我没看过伦敦奥运会开幕式都证明不了。用刘瑜的话说:
“作为一个文科博士我似乎有渊博的义务。人们指望我了解澳大利亚选举制度和加拿大选举制度的不同指望我说清中亚地区在人种进化过程中起的作用还指望我对1492年这一年的历史意义侃侃而谈。 但是我哪知道这么多啊我只是人类而已。”


2、回家没干正经事,杂书也没看几本(看《那些忧伤的年轻人》里许知远把蒂姆·伯纳斯·李比作当代古登堡,内心和面部又抽搐许久╯﹏╰),想说的是《看见》(虽然很多文章都在博客上看过了),日志题目是从这里面来的,关于陈虻:

陈虻指指桌上,问我“这是什么?”

    “……烟……?”

    “我把它放在一个医学家面前,我说请你给我写三千字,他说行,你等着吧,他肯定写尼古丁含量,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小老鼠,吸烟的人肺癌的发病率,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吸烟如何危害健康。还是这盒烟,我把他拿给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我说哥们请你写三千字,那哥们给你写,这个设计的颜色,它的民族化的特点,它的标识写出来。我给一个经济学家,他告诉你,烟草是国家税收的大户,如果全不吸烟的话,影响经济发展,还有烟草走私对经济影响。”

    他看着我“我现在把烟给你,请你写三千字,你就会问写什么呀?”

    后来我知道,他经常拍出这盒烟来震慑新人。但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十年后仍然拷问我。

    “你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座标系吗?有几个?”

而我的问题是,自己的坐标系不仅单一,还是二维的。真是典型的电视人和双子座(这种时候都不忘星座你真是没救了喂不要拉低整篇文章的格调啊拍桌!),对于世界的认知永远是蜻蜓点水式。建立第三个维度,深入地思考,我表示既没有主观的意愿又缺乏客观的能力。20多岁的人,要重构自己的坐标系,太难了 。

在改,愿意想想公知愤青们总爱挂在嘴边的体制问题到底是什么,又或者千里之外的什邡启东赵红霞为什么值得关注,以一种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建立起与社会和他人的联系。(但是也常常矛盾:为什么我一定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呢?)

刘瑜说:一个人“看到”一个事物并不等于他能“看见”它,人们往往需要穿过重重意识形态才能看见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柴静说:知道和感觉到,是两回事。

坏了,总引用刘瑜和柴静(插句嘴,她俩真的很像,各方面= =但是我喜欢刘瑜,对柴静无爱),变成矫情浅薄的伪文青了。



3、立场是很神奇的东西——观《甜蜜蜜》有感。

确切地说,是观《春娇与志明》,观木子美骂柴静,观章含之乔冠华旷世爱情的另一面,重复有感。

有人在豆瓣短评里写:你们看到爱情,我看到的是背叛。

明明是狗男女,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你就会觉得,他们没错,是老天爷太爱开玩笑。

《甜蜜蜜》这部电影太伟大了。看到了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看到了《爱情与灵药》《炮友》《爱情无线牵》,看到了《英雄本色》《甲方乙方》,甚至看到了《一代宗师》: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别重逢。

所以道德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没有能够推及所有人的普遍标准,世界的维度太多了。

——这么着下去,我会不会变成一个是非不分价值观混乱的人呢?



(昨晚上辛辛苦苦用黑莓码了良久,结果无线自动下线了,尼玛= =尽量还原吧 烂尾了 手机打字虽然慢 却可以一点点慢慢地思考 一用电脑 就立马控制不住使用吐槽体及速战速决的欲望 
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