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代我去远方  

2013-09-03 21:1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甲骨文
豆瓣评分:9.2分(5346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想想吧,我说道,四个世纪前,莎士比亚爱上了一个女子,并为她写了一首诗。他说要让她的美貌永存——这是他的承诺。现在是1996年,我们在中国,四川,就在长江边上。莎士比亚从没有来过涪陵。你们没人去过英国,也没人见过莎士比亚四百多年前爱过的那名女子。可就在这一刻,你们每一个人都在想着她。

——何伟,《江城》



每当一个人学习一门新的语言 ,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或者甚至只是想像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就有机会获得一种新的视角。他可能会错误地理解所接收的信息 ,而他所接触的东西可能让他感到困惑 ;我也曾经一次次地目睹这种情况的发生。但如果他具有耐心、决心和正直的品质 ,对外面世界的匆匆一瞥,就可能会让他更清楚和适应自己在世上所处的位置。

——何伟,《甲骨文》



但大城市没有早晨。早晨人马都拥挤在路上,无数车辆的烟尘气与无数早点摊子的烟尘气交织在一起,把晨时的轻雾搅得浑浊滞重,充斥在水泄不通的高楼大厦与商铺之间,太阳是如此虚弱和模糊。在汉口最繁华的中山大道水塔街这一带,每天早晨,就连前进五路路边的那座公厕,都比太阳重要,附近几个里分,有多少人起床就奔过来,盯着它,排队,拥挤,要解决早晨十万火急的排泄问题。这座公厕历史悠久到好几十年了,好几十年里水塔街早晨的太阳就硬是没有这座厕所重要。待人上过了厕所,魂魄才回来,才回家洗漱,再去路边早点摊子吃热干面。热干面配鸡蛋米酒;热干面配清米酒;热干面加一只面窝配鸡蛋米酒;热干面加一根油条再配清米酒;这是武汉人围绕热干面的种种绝配。不是武汉人吃热干面也轻易吃不出好来,美食也是环肥燕瘦的。武汉人为吃到一口正宗热干面配一碗米酒,可以跑很远的路。逢春是,蜜姐自然也是,水塔街许多居民都是。武汉人性格里的热烈火暴和倔强,一旦被惹起来,就会不顾一切。只是过个早,就有可能开车去,打的去,骑自行车去,步行去,什么方式都有,总之就是要去。等热干面吃到口里,差不多就是午餐了。武汉这种大城市,就是这样愈发地没有早晨了。无论大商厦大摩尔还是小店铺大排档,上午九点开门也好十点开门也罢,都只是先做热身,真正顾客鱼贯而来,那都是从中午开始。城市的午饭就是一个便餐。一只盒饭就十余口饭,几筷子菜,一口汤,顶个饥就行,不要饱的,饱了犯困,生意做不起兴头。午后开始,无数行人从城市各个角落每条道路汇聚到大街,之后就是川流不息川流不息川流不息。随着太阳一点点偏西,阳光一点点通透起来,晚霞铺排得恣肆汪洋艳丽娇蛮,夕阳也就借势横刀立马,把那明净煌亮的光线射向城市,穿透所有玻璃,大商厦与小商铺,一律平添洋洋喜气。即便陌生的人脸对人脸,也皆有光。繁华大街的黄金时段到来了!

——池莉,《她的城》



读何伟三部曲,觉得这个老外太有意思。简洁流畅的语言中藏着纷至沓来的黑色幽默,很痛快。当然,译者也功不可没。

除此之外,便是那种撕裂时空的强烈感受。这个十几年前在中国各处晃荡的美国人,以一个外来者的视角、一个专栏作家的身份、一支笔,将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国呈现在我面前。

关于北京,他也写了很多。天安门、雅宝路、南锣鼓巷、长城、北京周边的小村落,等等等等。那段时间,每当我骑车穿行在魏公村路的树荫下,就忍不住地想:为什么,同一个地方,在不同的人眼里,可以呈现出如此相异的面貌呢?

读何伟的时候想到林达,同样是游荡,同样在旅途中写出了引人深思又不失风趣的记录。为什么他们的所思所感,能软硬兼备呢?

观察力、记忆力、叙述力,其实都是超能力啊。

就像冯唐说的,文字可以打败时间。


去凤凰之前,看了沈从文的《凤凰集》。从武汉回来后,看了池莉的《她的城》。

晨晨说她没有看过也不打算看池莉的书,因为池莉的武汉,未必是她的武汉。

我大概能理解这种感受,可是很多时候,尤其是——再次借用冯唐的话——内心肿胀(却又不能像他那样洋洋洒洒靠写作来消肿)的时候,我真是羡慕极了那些有着本土作家的城镇居民,因为(至少在一个外人看来)也许自己想说又说不出来的话,已经被绝妙地表达出来,印在某本书里了。

而那些城镇,那些日渐变化的街道,那些或将消失的细节,则在其子民的笔下得到了永生。


9哥提起自己的凤凰之行,跟教我攻略的心慈一样眉飞色舞:“那是我最棒的一次旅行经历!你不觉得凤凰很好玩吗?”

我摇摇头,不觉得啊。

一直到现在,我都还在想着9哥的问题: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从来不会觉得哪里很美、很好玩呢?即使当时当地我笑得比谁都开心?


给我一间卧室,我将宅出整个世界

豆瓣上近期火爆的一篇文章,部分同意,但作者说的宅人千般好,也同样是他们的缺点。

并不文艺的小婷对我说过一句很文艺的话,她说:你是个内心很丰富的女孩子。与前述豆瓣作者的说法不约而同。

而我就是死宅。是的,提到宅男宅女,陌生的或者熟悉的,我一视同仁地称呼他们为:死宅男,死宅女。

内心丰富的评价也许是对的,但是过分注重内心的结果,是丧失了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力。习惯了在纸张或者银幕上欣赏经由创作者加工过的景色,我已经不会直接拥抱现实世界的草木春秋了。


8月初跟爸妈一起爬天柱山,到了下山的时候,我一身赘肉重如千斤,只顾低头赶路。

老爸却不同,从上山到下山,他一直指指点点,走走停停,忽前忽后,抬头俯首:你看那块石头像不像老虎。……这些石头肯定都是从山上滚下来的。……我给这块石头起个名,老头观湖(如此接地气的名字让我和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快看快看,天柱峰出来了!……来给我照个相……

回到家以后,罕见地觉得天柱山好玩,反复思索,觉得是因为老爸。

他像一块三棱镜,让我在一片白茫茫中看出了色彩来。


我渐渐地确定了,自己不是喜欢旅行的人。至少现在这个感觉迟钝的自己不是。也许未来有可能是吧。

在别人的叙述里获得的快乐,是阅读的快乐,是读到美文的快乐,是知道世界无尽的快乐,却独独不是想要旅行的快乐。

呐,去远方的事情,你们去做吧。

你们记录远方,而我记录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