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谁的深夜食堂  

2014-02-25 01: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册知乎那会儿正在追深夜食堂,于是跑去提问:现实中有做深夜食堂的可能性吗?
后来,ling的回答成了得票最高的答案。他说:只有一种定食,其他随便点也是为了引出剧中各人带有回忆情感的食物,这食物也与ta生命中的某人相关联,最后也是回到人情。所以,是不是随意点菜不是那个要纠结的点。
ling就是那个在云南大理,开了一家很像深夜食堂的深夜食堂的人。喏,他还上了图:
谁的深夜食堂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和ling一样,大部分人都说,日剧毕竟是日剧,那种理想的场景,怎么可能是现实。就算菜可以随便点,若没有老板和顾客间的那种温情,也失去了深夜食堂的意义。
所以我那颗有点儿钻牛角尖的吃货之心,终究没有在知乎上得到宽慰。

后来,二战结束,妈来帮我搬家,我们俩懒得去清华校园里吃饭,一到饭点儿,就在那个破旧的小巷子里转来转去。
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遇到要说的这家店。
虽然吃饭的时间不在深夜,我没记住的店名也肯定不是食堂,却可以自由地点菜。老板娘兼服务生穿着朴素又漂亮的修身蓝制服,围着围裙,头发绾成一个髻,说:想吃什么都可以点,只要后厨有菜就能做。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看见了半掩着的小小后厨,有个男人正掂锅炒菜,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的丈夫。顺便说一句,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也确实没有随便点菜的技术,不像深夜食堂里的那些食客,个个怀揣着引人入胜的故事而来。
跟妈随便点了两个素菜,老板娘收回菜单,站回吧台后面。那真的是个吧台,老板娘身后的墙面装着酒柜,吧台正上方的天花板上垂下来三个颜色的玻璃灯——你看过哪个家常菜馆是这样装潢的?所以我猜,大概是盘下了之前的店,略作改动到了今天吧。
于是,梦寐以求的场景,刀疤脸的老板,和眼前几平米大的小店,笑眯眯的老板娘,发生了一丝丝的,让人快慰的重叠。

来到中青以后很少去一楼吃饭,偶尔去一楼,也尽量避开卖米线的窗口。
米线窗口的小哥是个过于热情的小孩儿,口罩一带,只剩下两只称得上好看的大眼睛在外面,却丝毫不妨碍他向你表示欢迎——用的就是那双那忽闪忽闪的眼睛。他的记性大概太好,点过两次便对你有印象,第三次去,他就会从口罩下面,冒出热络的问候来。
冷面冷心的我,因此有些忌惮。点完了急忙想走,却被叫住:你别走那么远,一会儿就好了!
换做旁人,这么一来二去的,大概就成了相熟,说不定每次去,还能得到多放两把酸菜的优待。

近日赶论文,又开始昼夜颠倒,三餐不继。夜里饿极,不顾呛人雾霾,过了天桥去吃麻辣烫。小小的店甚至谈不上有装修,却很喜欢他们家的陈设。进门右手边一道隔断,外部是桌椅,里面是操作间。隔断的两根柱子间系着铁丝,一溜小夹子挂在上面,台子上的蔬菜框码得整齐细致。细长的空间里,一口大锅常年翻滚,以我的高度,正好看见老板脖子以下腰部以上,来回走动忙碌着。
已经许久不曾深夜独自觅食了。
大四考研那会儿,夜夜心情糟糕,半夜里便胡乱穿戴了出门,去明德买下大堆的垃圾食品狂嗑。
更夸张的时候,一口气走到万泉庄的肯德基,吞下两个汉堡再回来。
所以从毕业后便一直在突破体重的峰值,不是因为饭量莫名其妙地变大,而是因为焦虑越来越频繁,我又总是用巨量的食物来缓解焦虑。许多人遇到烦恼的事情会说出来,我却相反,只是一味地,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吞进去。

所以我想,我这样的人,大概也没有办法好好享受深夜食堂里的温情滋味吧。进入深夜食堂的人,不都是抱着完全信赖的心情,和原意倾诉的欲望吗。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