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eep Walking

人生真的是一场漫长的积累,不会因为你一时的不顺影响你最后的高度。

 
 
 

日志

 
 

被治愈的玻璃心  

2014-06-22 02: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末,实习和课业都接近尾声,终于如愿去晨晨家做客。
晨晨在车站等我,然后像长辈一样看着我说:我怎么觉得你又长高了。
我则像个小朋友,跟着她买肉、买菜、买樱桃、买米,看着她挑挑拣拣付完帐,再接过塑料袋跟着她走。
她住的那个楼底下,有跑来跑去不怕人的野猫。
门锁是老式的挂锁,厕所地面比外间高出一截,我兴奋地不得了,因为很像在淮北住了17年的家。
然后我继续装小朋友,看着晨晨在厨房忙前忙后,嚷嚷着要打鸡蛋,结果打了半天也没打开,被她一把接过去。
郭老师带了西瓜回来,饭后我只吃西瓜,不刷碗。
所以我在晨晨家度过了完全作为寄生虫的一天,舒服死了。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贤惠的晨晨同学。                                                      他们喝水我喝果汁!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优雅的耗子女士。                                                      最喜欢大学里的林荫道。

不过哪,晨晨走得太快,在她面前,我真的有点像小朋友了。
跟她说了一些学校的事情,结果被点拨:将来你就会知道,在公司里也是这样的女孩子比较受欢迎啊。可是我能感觉到你的生活是在变好的。
虽然我觉得是因为自己很不要脸地跟一些成功人士学会了报喜不报忧,但我相信她。


大家说本命年会不大顺,我没有这么觉得,只是今年哭得确实有点多。
好像自去年从凤凰回来,长久闭塞的泪腺就长久开闸,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
最夸张的一次,是在这学期开始,海归外聘老教授的一句“你为什么要来这儿?”,就把我问哭了。
结果后来每到下课,70多岁的老人家都会盯着我的眼睛问:你最近还好吗,my darling?
他也有自己的烦恼,聊起他的女儿,那个在CNN做编导,曾给我们做过一节讲座,风风火火的典型美籍华人女生,蹙着眉说:可是她还没有结婚,她都38岁了。我现在不管她了,她开心就好。
他知道我下学期要去台湾,就很认真地说:台湾男孩子好啊,找个台湾姑爷。
他问我过得好不好,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让我跟他保持联络。他敲着我的手背说,你怎么还没交作业,我本来期待你第一个交的。
离校前的那次一对一对谈,我又没出息地流了眼泪,于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他道歉:对不起啊教授,我太爱哭了。他摇摇头,不用说对不起,爱哭不是坏事,说明你不是坏人。我在最后一节课上说了三句话,你还记得吗?
“过去的,不必追悔;未来的,可以希望;现在的,不能轻易放过。”

那天晚上,我红着眼睛送走了老人家,掏出手机给小恶魔打电话。
她很无语,说飞机晚点,她都已经坐在座位上关机半天了,刚打开手机我的电话就进来。
然后我吧啦吧啦地跟她说了一通,一直说到飞机起飞。
有一次我找她吃饭,我问她想吃啥,她问我想吃啥。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我们互相感慨了一番对方是真爱,一个月过去了,却还是没有去吃甜点。
可是就是有这样的底气,不会忘记,不会错过,因为有太奇妙与太深刻的羁绊。
其实想想她以后会出国,会走很远很远,我也会有点想哭。

今年的生日过了好多场。
周三跟LL一起过了零点,吃了美国大薯条;周四从LL那儿回来一个人去刷了早场的X战警,晚上跟考研时的小伙伴过了一场,吃了干锅千页豆腐;周五答辩完开开心心地宅了一下午;周六考完六级跟室友过了一场,吃了烤羊排,以及被老师夸好看的提拉米苏。然后17号又跟本科时关系最好的室友过了一场,吃了自助烤肉和21cake。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早场人少得可以满场撒欢儿跑!有种老子想坐第几排就做第几排的霸道感!出来买了个一直没尝试的抹茶甜筒,齁儿甜。

没能见面的HY、妈妈、晨晨、爸爸、小恶魔和老严都发来了生日祝福。还有意料之外的,看了名字反应半天最后发现是来自土豆师兄的祝福。
实习单位同事和研究生的同学老师,也有很多说了生日快乐。
生日当天,学校发了三个月的补助,0姐帮忙争取的实习补贴也到账了。
天啦撸不能幸福更多。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老严发的。以前我管他和小恶魔叫学霸夫妇,现在觉得,叫催泪夫妇也是真真合适的。

生日当天中午接到电话,跑去三棵树,小哥儿问我:哪个楼的呀?
我:三号楼,冯玻璃。
小哥:(低头找)三号楼……冯玻璃……冯……冯……(突然笑场)冯猴子是你吗?
我:矮马,这谁啊!
不好意思地拎着包裹回去的时候,小哥儿还在背后热心地喊:查电话,查电话,把号码输进去找找!
其实根本不用查。初中那会儿,叫我冯猴子的还有很多,现在,只剩他一个了,哼。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看到这个就不行了,差点被自己萌哭。
被治愈的玻璃心 - 月寒妮 - Keep Walking
 数天后随口那么一问,丫还跟我故作娇羞呢~~

初中的时候,我喜欢过我的同桌,却跟他闹翻了。
才不是什么表白不成惨反目的戏码,是那种互相有一点点好感,然后因为一些我已经不记得的原因决裂了。可能是为了争第一名?
不过那个男生啊,叫他B吧,有人来找我问数学题的时候声音大了点,他都会很不耐烦地说“我觉得TA是故意来打扰你学习的”,是那种人。
那时我也曾猜测,他给我的感觉,或许同样是为了“打扰我学习”而营造的错觉吧(尼玛为何初中生活像无间道一样以为自己在拍戏吗魂淡)?
不过B后来确实成了第一,我们总是互相说些狠话,每次吵架,他都说:你看你多黑!多丑!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卑,并且在之后的生活里,不断地强化这种自卑感。
现在想想,B其实挺聪明的,因为我成绩好,他没有办法攻击我的智商,所以只能攻击我的长相了。
然后我就顺着这个思路,从14岁到24岁,拿自己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比了十年
卧槽,我真傻逼。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希望能像《阳光姐妹淘》里的娜美一样,顺着熟悉的街道找回年少时哭着的自己,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借肩膀给她靠一靠,然后盯着她的眼睛说:哭个屁,每个人漂亮的地方不一样,你有你的漂亮,真的。
就在生日之前,我还在微信上跟好基友哭诉:嘤嘤嘤你看!就是因为我不漂亮,工作照里都没有我啊!!!
然而似乎是奇迹般的,过了一个很幸福的生日之后,沉着脸流着泪走在自卑之路上不愿意下来的我,终于在步入大龄女青年行列之际幡然醒悟,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哭个屁啊。

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果然爱是可以治愈一切的。谢谢你们治愈了我的玻璃心。
呐,以后的眼泪,就只在幸福的时候流吧。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